首頁 >  教育 >  教育聚焦

一國家級執業資格考試驚現集體作弊

摘要:事件發生后,作弊的88名考生被取消了一級造價工程師執業資格考試之前所有的考試成績,而作弊團伙也面臨刑事訴訟

原標題:一國家級執業資格考試驚現集體作弊

考國家一級造價工程師執業資格證有沒有捷徑?國家統一大綱、統一命題、統一考試的執業資格考試,有沒有作弊的可能性?

27日,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一起國家一級造價工程師執業資格考試集體作弊案。涉案人員包括培訓機構法定代表人、建筑協會工程公司總監、高職院校教師、建筑公司員工等多人。

“實際涉案人數遠不止這些。從拍題、做題的,到賣設備、裝設備、配合違規報名的,等等,共計起訴20多人。”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檢察院負責該案的檢察官顧偉告訴記者,在這起案件中,僅一名被告人近1年的一張銀行卡流水就有近1000萬元。

上海兩個考場88名考生被發現作弊

造價工程師是通過全國造價工程師執業資格統一考試或者資格認定、資格互認,取得中華人民共和國造價工程師執業資格,并按照《注冊造價工程師管理辦法》注冊,取得中華人民共和國造價工程師注冊執業證書和執業印章,從事工程造價活動的專業人員。

該考試每年舉行一次,原則上只在省會城市設立考點。考試采用滾動管理,共設4個科目,滾動周期為4年。2018年10月,該資格考試在上海的兩個考點,考官通過“探測狗”設備發現88名考生身邊出現大幅度的信號強弱變動。

有人作弊。后經公安機關查詢獲悉,這些考生全都通過同一個渠道購買了作弊器材,考試過程中,考生通過隨身攜帶的無線電設備,配合耳內佩戴的米粒耳機,可以實時獲取考試答案。

考生如實供述了作弊行為。他們在考試前,通過潘某、黃某、姚某開辦的集中培訓會或點對點交接的方式,拿到了作弊器材,并學會了如何使用。潘某等人向考生收取了5000元到1萬元不等的“前期費用”,并與考生約定,考過再收取3萬元至5萬元不等的費用。

2018年10月27日、28日,在全國一級造價工程師執業資格考試期間,被告人姚某、黃某分別安排他人到新疆烏魯木齊市的考區參加考試,并采用秘拍手段竊取試題,通過QQ對外傳輸;另有3人在杭州某酒店房間內接收試題,集中做題,并將答案通過QQ傳送給潘某;潘某再通過網絡集中撥號方式向上海、杭州、烏魯木齊等地的考生播報試題答案。

作弊考生被安排在同一考點

記者注意到,這是一起籌劃周密且極其專業的集體作弊事件。

在考試報名階段,被告人就通過上海報名點的“內線”為那些想要借助非正常手段通過考試的考生提供無居住證、無社保繳納、無就職公司的報名服務。被告人團伙收取每名考生約1000元的報名費。

“看上去這只是一筆小錢,但他們幫助報名的背后,其實是為了后面更好地、更簡單地作弊。”顧偉告訴記者,所有考場的周圍都安裝有電話信號屏蔽裝置,為了讓答案傳送到考生手上,該作弊團伙在特定的考場周圍安裝了轉換裝置,這種裝置可以把電話信號轉換為無線電信號,躲避考場的監測。

但是,上海有眾多考場,如果考生分散在不同的考場,會給作弊帶來極大的難度。“他們不可能為一兩個考生就在一個考場周圍安裝設備,他們要把付費的考生盡量集中在一個考場內。”顧偉介紹,因此,作弊團伙想方設法讓全國各地考生集中在上海某一兩個考點內考試。

這樣做雖然簡單,但風險極大,一個考生被抓,就會導致很多考生一起被抓。顧偉介紹,根據檢察機關掌握的情況,僅這一次考試、通過該作弊團伙進行舞弊的考生,實際可能要達到兩三百人,“一些事實不容易認定,上海其他考場以及其他省份的考場,都有這樣的人。”

顧偉說,檢察機關實際上已經掌握了相當一部分未被當場抓包的人群,其中很多人已經拿到一級造價工程師執業資格證書。這些人在解釋為何向被告人付費購買作弊設備時,通常會說“我買了,沒有用”。

據悉,這次被上海警方抓獲的作弊團伙中的主犯潘某等人,早在2012年就開始從事這一行當。他們最初跟著一個“大哥”行事,后來“大哥”被抓判刑,這些人繼續從事這一違法行當。

“抓包難、認定金額難、違法收入很高,是他們肆無忌憚,敢于冒險的最主要原因。”顧偉說,檢察官在辦案過程中調取了幾名被告人近一年的銀行流水,“少則幾十萬元,多則幾百萬元,認定起來不容易。”

加強監管才能杜絕不公

在這起案件中,幾個事實令人唏噓。該作弊團伙中,不乏有文化、有知識的工程師、教師,還有上海某正規機構的工作人員等,他們在巨額利益面前,挑戰國家權威考試的公正性,無視法律法規的約束。

根據檢察機關掌握的數據,有120130人通過該作弊團伙在無上海居住證的情況下違規在上海報名考試,還有部分考生在杭州、新疆報名參考。

事件發生后,作弊的88名考生被取消了一級造價工程師執業資格考試之前所有的考試成績,而作弊團伙也面臨刑事訴訟。

顧偉告訴記者,如果考場監管再嚴格一些、報名審查再規范一些,犯罪分子就不至于如此猖獗。

“考試現場,能不能多增加一些金屬探測設備,讓每一名入場的考生都過一下檢查?考試報名能不能多進行一些實質性審查,而不是簡單的形式審查?”顧偉說,相關部門在審查考生報名信息時,可能只查看了居住證、所在單位等,這是一種形式審查;但如果出現有的小公司報送十多人甚至數十人考試的情況,需要格外引起警惕,“一個很小的公司報考了一堆人,是不是可以重點核實一下情況?”

據悉,這起案件今天并未當庭宣判,上海徐匯區人民法院近期將進行宣判。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將持續追蹤判決結果。

本報上海6月27日電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王燁捷 來源:中國青年報

返回首頁 |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聲明 | 網站地圖 | 網站法律顧問
茂名日報社(www.qjgsfv.live )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廣告業務咨詢:13828687866 地址:廣東省茂名市迎賓路156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網站備案號:粵B2-20040638
足彩红人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