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文 >  陳年往事

心系紅色基因 情傾革命老區

摘要:茂名是一個具有光榮革命傳統的地區。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30年來,在我市各級黨委、政府、歷屆老促會及廣大干部群眾的努力下,老區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邁出了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堅實步伐。

編者按

茂名是一個具有光榮革命傳統的地區。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30年來,在我市各級黨委、政府、歷屆老促會及廣大干部群眾的努力下,老區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邁出了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堅實步伐。今年6月26日是茂名市老區建設促進會成立30周年紀念日,市老促會的同志撰文回顧老促會30年來走過的光輝歷程。

我在茂名市老促會的三十年

1989年初,在廣州工作的南路老領導黃其江、王國強來茂名,找賴鴻維、羅明和我談話,告訴我們,省已成立了老區建設促進會,建議茂名盡快建立起來。由賴鴻維、張雨田、羅明、黃任以及我作為發起人,經過發動老干部參加,辦理請示、登記手續,茂名市老區建設促進會于當年6月26日正式成立。

從那時起,我任老促會主持日常工作的副會長、會長24年,名譽會長6年,這是我一生中從事時間最長的一項工作。有人問我,你為什么那么熱心老促會工作?我的回答是:一、我從戰火中走過來,在殘酷的斗爭中,遇到多次險情,差一點當了“烈士”,是得到老區人民的掩護才活下來,老區人民作出了重大貢獻和犧牲,我怎能忘記老區人民?二、我在市政府工作時分管過老區工作,當時因各種原因沒有做好,欠了老區人民的“債”,必須補償。三、老區人民生產生活方面還存在較大困難,不幫助他們排憂解難,過上幸福生活,我們愧對老區人民。

在30年的歷程中,我對老區建設參與的事情比較多,現只回憶一些難忘的事和難忘的人。

為老區人民解決飲水難

我市由于地質結構和工業污染等原因,老區飲水難和飲水不安全問題同時存在,而且面廣人多。解決飲水問題不僅要有資金,而且要選好供水的水源和供水方式。據化州江湖鎮領導反映,該鎮有坡心等村地處油頁巖淺部地區,水質受污染。但我們兩次訪問調查,群眾不敢講真情,怕講出來,不解決問題,影響男青年談婚。

1996年“老區行”采訪團又一次到坡心村,群眾用水泡茶即變成黑色茶水,群眾訴說了飲水苦。調查之后,我和市、縣領導都十分震驚,下決心解決。但怎樣解決,有3個不同方案,我根據在市政府工作期間解決市郊受污染群眾飲水問題的經驗,建議采納在連界水庫建水廠的方案,經茂名、化州兩級領導采納后,立即組織施工,于1998年春節建成通水(日產3000噸),受益人口包括江湖鎮全部和周邊3個鎮的4個村委會2.6萬人(當時統計)。我又建議凡有條件的地方,都應依托水庫建水廠。此后,全市先后建了十多個這樣的水廠,效果都很好。

高州鎮江和沙田鎮南部,也由于和江湖一樣原因造成飲水難、飲水不安全,上世紀九十年代在金銀河鎮江段建水廠供水。但由于沙田、荷塘圩鎮污水排放量大,河床短、流量小,金銀河變成污水河。我意識到,龍灣水庫是高州第二大水庫(中型水庫),集雨區域內無村莊、農田,全為森林地,水質良好,于是建議在此建一個大型水廠供沙田、鎮江、荷塘3個老區鎮。經水利部門進行研究,認為可行,于是立項,建設規模為供水量7500立方/日,總投資1826萬元的自來水項目。第一期工程已于2019年6月完工(投資1191萬元),這是老促會促進建設的最大的一個自來水工程,為此,我感到非常欣慰。

為老區人民解決飲水難,群眾十分高興。江湖坡心村群眾在通水那天,家家請客吃飯,鳴炮,村民莫金才老伯說:“我想不到在有生之年能飲上這樣的好水,感謝共產黨!”鰲頭鎮關屋村在通水那天,群眾興高采烈,熱烈慶祝,村民在村口搭了一個排樓,排樓上寫有一副對聯:“捧水甜徹心關屋飲荒成過去,千秋多銘記此泉源自黨恩來。”橫批:“飲水永思源”。

參與紅色文化建設,為烈士正名

30年來,我參加了茂名市絕大多數革命紀念館、革命遺址維修建設工作。第一個大型革命紀念館建設是在市博物館建《茂名革命斗爭史陳列展》,經市委批準組成籌委會,并決定由我擔任常務副主任,主持籌建工作。那時,我還沒參與過這樣的工作,于是組織有關同志去參觀了幾處革命紀念館,在廣州、湛江、茂名召開老領導座談會,經反復研究形成了土地革命、抗日烽煙、解放洪流、英烈事跡、老區奉獻、老干功勛等7個部分,制作大型雕塑《七烈士》、《朱也赤》,大型油畫《粵桂邊狙擊戰》,攝照了李頤年被老虎咬傷的背部舊跡和“打虎英雄”趙載文的照片。

接下來,我參加了電白、化州等縣級革命紀念館建設。在電白德育學校參觀時,看到該校建有延安窯洞等革命景點的設置,并了解到該校每年有4萬多名學生在此軍訓,我萌生了在此建電白革命紀念館的設想。經過與有關同志研究后,向市、縣黨委寫了報告,并獲得批準;而化州德育學校建在化州市區,既有德育學校每年輪訓4萬多學生的功能,又是該市一個面向全市的革命紀念館,經與化州有關部門研究后請示上級有關部門,獲批準進行建設。這兩個紀念館從規劃設計方案,到每個板塊的文字、照片、雕塑的設計,我都全程參與,為此,我用了很大精力研究茂名黨史,力求準確。

尋找烈士犧牲的遺址和為烈士正名,也是我參與紅色文化建設的難忘事。1945年5月25日,西征白石水的南路抗日解放軍馬陸中隊從海上撤回遂溪縣,在山口登陸時被國民黨軍包圍,7名同志被捕后遇害,其中化州籍馬振英、李應江和廉江籍柳居盛三人就義于現廣西博白的龍潭大壩。1964年,龍潭公社將烈士遺骨遷葬雙巴嶺,2004年建烈士陵園時,因烈士當時使用化名以及籍貫地與犧牲地屬地管理不同等原因,鐫刻紀念碑文時將三人寫成馬俊、李應東、劉東成。

2014年,李應江烈士的兒子反映龍潭革命紀念碑烈士的名字不準確。為此,我與有關同志四赴廣西博白龍潭。經與有關部門研究并達成共識,由他們提出正名方案,由我們制作一塊更正烈士姓名的碑文。2018年7月30日,市老促會羅烈等同志赴龍潭將修改的碑文安裝在烈士紀念碑上。歷經4年,終于為三位烈士正了名。

為尋找烈士陳憲等犧牲的遺址,我于2014年7月8日又與羅烈、李少雄、陳土富等赴廣西北流尋找陳憲率領的武工隊在北流犧牲的遺址。我們到達白馬鎮后,即去勾漏山,當地群眾帶我們在山上尋找3個多小時,才在叢林中找到了一塊水泥制作的碑記。此時雖又渴又餓又累,但大家全然不顧。此行后不久,在北流和化州分別為烈士建了紀念碑。

返回首頁 |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聲明 | 網站地圖 | 網站法律顧問
茂名日報社(www.qjgsfv.live )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廣告業務咨詢:13828687866 地址:廣東省茂名市迎賓路156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網站備案號:粵B2-20040638
足彩红人馆